广告

山西运城河津黑帮老大

综合媒体

王同华

王同华,男,汉族,1973年8月出生,山东菏泽人,大学文化程度。1995年7月参加工作,1997年9月加入中国共产党。曾任河津市委常委、宣传部长。

关建民

个人简介关建民,“5·6”阳泉涉嫌黑社会性质组织首脑关建军的弟弟,其本人亦为“5·6”阳泉涉嫌黑社会性质组织主犯。男,河北正定县人,被捕前系阳泉铁路段停薪留职职工。2012年1月,被长治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20年。

“幸存”的7组农民邢文学家的蔬菜大棚。

原标题:这里的农田是如何被蚕食的(调查)

本报记者杨明方摄

为什么没有国家批文,基本农田却能一次次被变通、被规划、被强占?为什么“市民服务中央”变身“理想城”,继而又变身“中央商务区”?为什么“交警支队第三事故组”变身一幢幢私宅?为什么千亩公园变成几百亩,余下的大片土地成了“储备”?为什么本该长期不变的农民承包经营的土地总是说变就变?为什么违规违法征地总是过关闯隘如履平地而缺乏有效监督制约?

直面一片片良田的逝去,我们不禁要问:你蚕食我蚕食,“土地红线”如何不风蚀?你变通我变通,国家政令如何行得通?

——记者手记

最近,山西省运城市盐湖区姚孟办事处岳坛村部分村民给本报来信,反映盐湖区政府违反法定程序征收该村480亩耕地建“市民服务中央”以及其他几起违规占用土地的事情,记者赴运城市作了调查了解。

贴出一纸《告知书》

没有批文先毁田

12月19日中午,记者来到地处运城市区北部近郊的岳坛村口。顺着“岳坛村”指示牌向东走百余米,一条南北向小路两侧的耕地,基本上已被夷为平地。推土机履带轧过的痕迹清晰可见,小路东侧还有少数刚冒出土的麦苗,在寒风中微微抖动着。

岳坛村7组村民邢文学、王秀娟夫妇因拒绝签字,他们的蔬菜大棚在这次平地行动中暂时得以“幸存”。他们说,这个大棚是2007年搭建的,长150米、宽10米,约2.2亩,每年种两茬菜,一年下来净收入有八九万元。

王秀娟告诉记者,11月24、25日,推土机在这片地里没日没夜地推了两天,麦苗、果树都被推没了,连地下埋的水管都被拔了。要不是他们坚决挡住,这大棚肯定被掀了。

交谈中得知,他们一家四口只有3亩地,是1994年5月按每人一亩半分的。当时还没有孩子,所以只有他们两口子的“口粮田”,按承包期30年不变算,可以种到2024年。全家生活用的钱都指着这块菜地。“征地按每亩8.5万元一次性补偿,只是我们种菜一年的收成。”邢文学说。

村民向记者出示了一份盖有“运城市盐湖区人民政府”印章的《告知书》,上面写着:“姚孟办事处:为加快城市建设步伐,根据市人民政府安排,决定拟征收你办位于新规划的岳北街以北,曲南街以南,制版厂以东,人民路以西的集体土地,用于盐湖区市民服务中央的开发建设。”落款日期是2012年2月3日。

村民说,《告知书》中拟征收的这些土地主要是七组和八组部分村民的承包地。他们根据《告知书》标明的“四至”范围估算了一下,有480亩左右。

建“市民服务中央”需要用那么多耕地吗?有没有国家征地的批文?为什么不给我们看?难道凭一张《告知书》就可以强行毁掉我们的庄稼吗?村民提出质疑。

12月21日,记者向盐湖区政府了解情况。一位副区长介绍说,运城地区“地改市”以后,原运城市改为盐湖区,纳入运城市城市总体规划(2009—2020年)范围内的耕地都置换出去了,原来的基本农田就变成了一般农用地。区里根据发展需要,通过市里向省里申请农用地转建设用地指标。这块地并非要建“盐湖区市民服务中央”,而是规划建设一个“中

展开全文